今年,我省計劃建設9個國家級水利風景區。
  水利設施變身旅游景區,多年前,四川就已開始探索,三岔湖、龍泉湖、長壽湖都是其中的先行者。
  轉身之路不平坦。從已有案例來看,部分項目歷經數十年,迄今都未完全成功,龍泉湖就是這樣一個典型。
  從上世紀80年代初,這裡就開始發展旅游產業,但30多年過去,曾經的輝煌漸成雲煙,歷經無數次修改的藍圖至今還在紙上。讓人扼腕嘆息的歷程,成為當下可以舉一反三的一個範本。
  在全省啟動新一輪國家級水利風景區建設的關頭,我們重返龍泉湖,探尋過去,問道未來。
  □羅之颺本報記者 梁現瑞 王成棟
  1
  人去樓空的小島
  龍泉湖上,蘭蕙島再也沒有了蘭花的芬芳。寂靜的湖面,破敗的島嶼,讓開游船的萬鷹無限懷念可日掙千金的當年。
  9月11日,下午4點,龍泉湖簡陽市石盤鎮大壩前面,聽到有客人來,40歲的游船司機萬鷹一把扯下耳機,從船上站起來。在這之前,他已在此苦苦守候了差不多一整天。沒有客來,無所事事的他,只能用手機看電影,藉以打發時間。
  快艇一路激起潔白的浪花,偌大的湖面上,空蕩盪看不到另外一條游船。不到5分鐘,萬鷹就把記者一行從碼頭送到了位於湖心的蘭蕙島。
  登上小島,原有的道路已被荒草和灌木覆蓋。位於島中心的一幢青磚藍瓦、飛檐翹脊的房子,想必是之前島主的居所,窗上的玻璃全部消失,木質的窗欞支離破碎,門楣上“香連徑”三個大字,早已斑駁不堪。緊閉的大門上赫然用油漆寫著八個大字:謝絕參觀,內有狂狗。
  立足蘭蕙島制高點,整個龍泉湖盡收眼底。望著周圍一片寂靜的湖面和島嶼,萬鷹恍若置身夢境:多年前還很紅火的長風號水上娛樂中心那艘船型大樓已是人去樓空,“本島出租出讓,有意者來電聯繫”一排鮮紅的大字在牆上清晰可見,而位於大樓最頂端的“長風”兩個金屬大字早已銹跡斑斑。
  還不只是這兩個島。湖月山莊、恐龍島大門緊閉,投資數十萬元的水上降落傘項目早已“停擺”,殘存的降落傘被風撕成了條,在風中胡亂飛舞。轟動一時的蛇島如今已無蛇可看,從各地收購來的蛇多年前就賣給了餐館。
  石盤水庫管理局局長馬貴平介紹,目前龍泉湖中的15個孤島中,只有蟠龍島的旅游還在勉強為繼。
  這樣的景象與記憶中的盛況,判若雲泥。18年前,剛剛20出頭的萬鷹第一次來到龍泉湖,成為這裡的一名游船駕駛員。當時,正是龍泉湖旅游業最火熱的時候,湖中心10多個孤島被各大單位和經營者租賃一空,餐飲、住宿、娛樂生意紅火,還搞起了當時在內陸地區比較少見的水上降落傘項目。
  最高峰的時候,龍泉湖上有各式游船380多艘,萬鷹當年每天要拉幾船游客,營業收入上千元。如今,幾天才能拉到一船客人,一個月的收入才1000多元。
  2
  一湖跨兩地的尷尬
  從地圖上看,龍泉湖像極了一隻巨大的蝌蚪,大大的腦袋都在簡陽境內,只有細長的尾巴在龍泉。數據顯示,整個龍泉湖5平方公里的湖面以及10多個島嶼中,有三分之二在簡陽,三分之一在龍泉驛;但54公里的湖岸線,則恰好相反。
  今年剛好60歲的楊登瓊是簡陽市石盤鎮四十里村四組人,記憶中,龍泉湖的建設場景還清晰如昨。
  1977年,為瞭解決簡陽地區的旱災,作為都江堰灌區東風渠第六期擴灌工程的石盤水庫開始動工建設。1980年10月,水庫正式竣工投產,水庫總庫容7000萬立方米。
  從上世紀80年代末期開始,她和丈夫率先買下了一條機動船,開始在龍泉驛區茶店碼頭搞起了旅游。當時,旅游經濟正處於起步階段,船主可以在龍泉驛區或者簡陽市境內的任一碼頭停靠。一開始,生意很不錯。
  幾乎就在同一階段,石盤水庫有了龍泉湖這個新名字,1993年,成渝高速成都至簡陽段通車之後,龍泉湖段開了一個同名的出口,成都游客從此由這裡進入湖區。楊登瓊於是賣掉了機動木船,將之前賺來的3萬多元錢買了一條摩托艇。儘管當時坐一次船才3元錢,但她一天還是能賺1000多元。
  幸福並沒有持續太久。2001年,成都市龍泉湖旅游公司成立。因為屬地關係,原本在龍泉驛區茶店鎮碼頭停靠拉客的楊登瓊被迫回到簡陽市境內的石盤碼頭。
  停靠地點的變化,讓生意從此一落千丈。為改變這種局面,2001年3月,簡陽方面的游船主聯合起來,將湖內幾個有名的島嶼全部圍住,抵制來自龍泉驛方面的游船靠岸。最後,在政府部門的協調下,雙方最終達成協議,茶店碼頭允許部分簡陽游船停靠。
  爭鬥雖平息,但給龍泉湖旅游帶來的傷害卻已成為現實,事件發生後,龍泉湖的旅游開始整體走向衰退。回頭來看,有人將發生在2001年那次“圍島事件”定義為龍泉湖旅游發展歷程中的一個“拐點”。
  同年7月,龍泉湖水域烏龜山尾部又發生了翻船事故,兩名游客不幸遇難,更是讓龍泉湖旅游雪上加霜,一蹶不振。
  3
  一湖N用的矛盾
  旅游業的衰落,從根本上來講,並非單純來自一湖跨兩地的尷尬。龍泉湖由水利設施變身旅游景區,要滿足灌溉之需,再加上網箱養魚、多頭管理、競爭加劇,矛盾重重。
  “都是改名惹的禍。”楊登瓊認為,石盤水庫更名為龍泉湖以後,游客會誤認為龍泉湖就在龍泉驛境內,加上高速公路上有龍泉湖入口,很多人就不從簡陽市石盤鎮進湖。
  像楊登瓊這樣,將龍泉湖旅游業的凋敝歸結於地域之爭的人,不在少數。但四川省都江堰管理局龍泉山灌區管理處副處長王華智認為:“這還只是問題的表象。”
  在他看來,自身定位不明才是導致其衰落的關鍵因素:“首先,龍泉湖一開始就不是為旅游而建設的,其最核心的功能是灌溉農田,旅游只是其發展到後來的一個衍生產品。”
  兩種功能之間,經常產生矛盾。每年2月底3月初,為了緩解春旱,都江堰龍泉山灌區管理處便開始開閘放水,這一過程一直要持續到7月份。整個過程中,水位線一般要下降七八米。湖面大幅度縮減,而形成的漲落帶會留下一些雜草垃圾,有礙觀瞻。而同一時期,恰好是旅游旺季。“游客本來就是來玩水的,水卻落下去了,還有什麼看頭和玩頭呢?”
  矛盾不止這一點。龍泉湖建成後,陸續開始發展網箱養殖,高峰時,湖中有1000多口網箱和多處大水面養魚,導致水質污染,黃金旅游資源被占用。到2009年,龍泉湖內全面取締了網箱養魚,造成的傷害卻在短時間內無法輓回。“這實際是第一產業和第三產業兩種產業之間的矛盾,還會外化水利和旅游等多個部門之間的矛盾。”王華智認為。
  目前在龍泉湖上,水歸都江堰管理局管,岸歸簡陽和龍泉驛管,而其中的10多個島嶼則分屬於10餘個承包單位來管,可謂是水、岸、島三分天下,多頭管理,最終難免各自為政。
  相比之下,沒有這些包袱的其他景區,在過去10多年中得到了快速發展。尤其是成都周邊的旅游景區,無論品質還是數量,與十幾年前都不可同日而語。在此背景下,龍泉湖漸漸被游客淡忘。
  4
  破解困境仍需探索
  龍泉湖的困境不是個案。利用水利設施來發展旅游業,普遍存在上述矛盾。但仍有發展順利的案例,比如三岔湖。
  如何化解產業、區域與部門之間的三種衝突,破解困境,實現庫區向景區的轉身?簡陽市“兩湖一山”管委會原專職副主任袁子文認為,解決產業之爭,首先是加強農村小型水利設施的建設和維護,減少附近農田對於龍泉湖的依賴;其次是要和都江堰管理局協調,爭取在龍泉湖放水期間,加大岷江水的註入,從而儘量減緩龍泉湖在枯水期的水位下降幅度。
  旅游規劃專家何季東則認為,治本之策在於對整個庫區旅游資源進行充分掌握的前提下,對其進行統一規劃,避免各自為政;在後期的開發中,有關各方要事先建立一套投資和利益共享機制。具體到龍泉湖,建議成都和資陽兩地首先應該建立跨地區的合作機制,在此基礎上,雙方共同來制定統一的規劃,共同確定投資主體,實現整體開發,合作共贏。
  2008年4月,簡陽市政府和龍泉驛區政府在成都正式簽訂關於合作開發建設龍泉湖區域的協議。根據協議,雙方將共同打造龍泉湖環湖休閑旅游度假區,總面積約90平方公里。同年12月,省新五大旅游區規劃領導小組批覆實施《“兩湖一山”休閑度假旅游區總體規劃》,明確龍泉湖的開發將突出“游樂”主題,重點打造水上樂園、水上不夜城,並結合高檔旅游地產、游艇、主題公園等項目。
  規劃豐滿,現實骨感。截至目前,當初規劃的水上樂園、神鳥等10多個項目無一成為現實,各大島嶼依然一片荒蕪。
  相比之下,兩湖中的另一湖——三岔湖卻進展較快。去年,世茂集團宣佈首期投資100億元,在天府新區資陽片區規劃建設集休閑度假、旅游、體育運動、健康養生等於一體的三岔湖產業生態城。如今,各大項目進展順利。
  簡陽市旅游局的謝錦透露,簡陽市目前主要在推進三岔湖景區項目,無暇顧及龍泉湖,今後待條件成熟,將繼續與成都合作,共同開發。
  (原標題:庫區變景區 龍泉湖的轉身之困)
創作者介紹

湯唯

vr86vrmv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