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動保人士、行為藝術家片山空到玉林市政府送上一封感謝信和一面錦旗,以感謝當地政府在狗肉節期間做的一系列工作,不過市政府方面最後並沒人收下錦旗。片山空表示他今天上午還會去送錦旗
  本版攝/法制晚報特派玉林記者 劉暢
  昨天下午在垌口市場,一名僧人在8名志願者陪同下為狗進行超度 攝/法制晚報特派玉林記者 劉暢
  垌口市場一家狗肉屠宰點迫於壓力暫停營業,如今籠子已經空了 攝/法制晚報特派玉林記者 劉暢
  法制晚報訊(特派玉林記者 鄒艷)周六就是狗肉節了!這給玉林市政府帶來了無形和有形的壓力無數。
  儘管從今年四月份開始,玉林市政府就開始調集多方力量,積極應對六月份的狗肉節,但事情的持續發酵,仍然將玉林市政府攪入了這場“莫須有”的狗肉節當中。
  昨天,由動保人士組織的為狗超度的儀式讓他們十分緊張,動保人士給他們送來的錦旗更成了“燙手的山芋”。
  處在風口浪尖的玉林市政府也有自身的無奈和尷尬。食安辦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其實,我們很無奈,無端地被攪入了所謂的‘狗肉節’中。”
  無奈和忙碌是對六月份的玉林市政府最好的形容。
  記者直擊
  給政府送錦旗卻沒人接受
  6月18日下午2點49分,行為藝術家片山空站在玉林市政府門口,手裡拿著一封感謝信和一面錦旗。片山空表示這面錦旗是送給玉林市政府的,錦旗上寫著:“特贈:玉林市政府。公序良俗,利國利民,守護法制,引領文明。”
  “今年狗肉節,玉林市政府做了很多工作,所以我對他們特地表示感謝。”片山空說,他今年不會像2012年那樣去菜市場下跪,但他會繼續用自己的行動宣揚“抵制狗肉節”的思想。
  市政府門口,除了平時的兩個保安,多了幾位穿著深色制服的保安。其中一個保安在數門口的記者,也有保安在對講機里說:“那群動物保護人士又來了。”
  3點半左右,片山空接到市政府的電話,“他們問我感謝信的內容,然後說彙報領導,沒下文了。”
  隨後,食安辦的一位負責接待的甘隊長開車將片山空及部分媒體人接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會議室。
  直到下午6點半,並沒有人接受片山空的感謝信。“他們說,食安辦無法代表市政府接受錦旗。”片山空說。
  記者今天上午瞭解到,片山空又繼續去市政府送錦旗了,截至發稿時尚無人接受。
  為狗做超度圍觀堵街道
  昨天上午,最引人註目的一場護狗活動無疑是在垌口市場超度“狗的亡靈”。一位從浙江趕來的僧人在8名志願者陪同下,圍著垌口菜市場緩慢行走,在《心經》的音樂聲中為狗的亡靈做超度:“希望它們來世,能遠離這個臟、惡的世界。”現場,有女性志願者淚流不止。
  成群的媒體,一批批的動物保護人士,還有一些看熱鬧的市民,將垌口菜市場擠得水泄不通。
  超度現場因為圍觀者眾多,造成了交通堵塞,引來市民的不滿和抱怨。市民王女士是愛狗人士,但現在,也有點不願和外地來的護狗志願者們站一邊了:“吃狗嘛我是反對,但是我不主張不吃狗的就站在了道德制高點上。”
  “他們影響我們生意了,他們不吃肉讓他們吃青菜去。”一位賣狗肉的大姐衝著超度的人群大喊。
  對於現場的各個政府部門工作人員而言,如此場景讓他們十分緊張。
  公務員的忙碌食安辦科長忙得沒時間午休
  近年,每到六月,一場關於玉林夏至荔枝狗肉節的“全民盛宴”在玉林悄悄發酵、盛行,也意味著所有當地基層公務員忙碌的開始。
  6月伊始,玉林市政府通過媒體發表了公開說明,實施肉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加大市容市貌整治力度,取締和打擊占道經營行為,嚴厲打擊偷盜狗類犯罪行為。通過集中開展綜合整治,進一步規範肉品生產經營行為。
  在這場“荔枝狗肉節”綜合整治活動中,食安辦是各個部門的樞紐。
  食安辦的謝科長最近很忙,陸陸續續前來的媒體,還有各路動物保護人士,以及網絡上隨時出現的新聞報道,讓謝科長焦頭爛額。
  “以前都是8點鐘到辦公室的,如今7點多就得到辦公室。中午還要加班,沒得休息。6點鐘下班,現在7點才從辦公室走。”謝科長說,他的忙碌是從今年4月份開始的,因為政府今年準備高度重視“狗肉節”。
  進入六月份,食安辦的工作越來越繁忙,不得不從其他部門調人過來。幫忙負責接待的甘業孟是最近從食品藥品執法支隊調過來的,在這份新的崗位上,他遇到了各形各色的人。
  “有一次來了一個自稱是副部級的人,還嫌我們部門檔次太低,說應該由玉林市長來接待。但是他拒絕出示相關證件。”甘業孟說,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來找他們大談“狗是人類的朋友,應取締狗肉節”。
  謝科長除了接待,還要仔細閱讀關於“玉林狗肉節”的相關報道。他甚至能夠準確地複述記者稿件中的細節。哪一處客觀,哪一處對政府有利,他分析得深入淺出。
  畜牧局幹部晚上加班巡查
  “他們(巡查隊的人)讓我幫忙準備盒飯,說他們一會兒回來吃。”水產畜牧獸醫局(以下簡稱畜牧局)的工作人員韋萬里掛掉電話,正準備繼續聊,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他匆忙接聽。
  韋萬里是玉林市水產畜牧獸醫局的工作人員,最近很忙。跟他一樣忙碌的是他們單位的同事。
  進入六月份,人手不夠成了畜牧局的困境。“以前都是6點下班,現在我們都是晚上8點下班。”韋萬里皺著眉頭述說他們的無奈和尷尬。
  從進入六月份以來,畜牧局從博白、陸川、容縣、興業等縣市區的衛生監督所調取10名工作人員到市區,成立了一個25人的團隊。“我們分成三個巡查小組在路口、屠宰點以及鄉鎮的報檢點(一般是獸醫站)巡查,(市衛生監督所)所長也參與帶隊。”韋萬里說。
  其實,在韋萬里看來,這些麻煩都是網絡惹的禍。“我們人少,平時我們工作盡職盡做的,為了網絡上的那些炒作,我們特別加強巡查。”韋萬里的忙碌前所未有。
  除了早上8點至晚上8點的常態上班,畜牧局的巡查組還得應對臨時突發任務。
  6月9日晚上9點多鐘,剛下班的巡邏員接到交警的電話,“高速路口攔下一車狗。”他們迅速趕到了事發地點。
  “那天是從山西進來的1120條狗,沒有做到‘一狗一證’,被我們勸返了。”韋萬里說,那些運狗的商人往往會選擇在晚上運狗進城,給他們的工作帶來了很大麻煩。
  韋萬里透露,從今年4月份至六月初,被畜牧局扣押、勸返的有十來車狗。“扣了兩個批次,那是將狗籠放在大巴車頂部托運的。”
  農村做檢疫
  村民還有抱怨
  每年的狗肉節,爭論最多的,仍然是狗肉的安全。“以前我們總是說動物是人類的朋友,如今我們更多的是想告訴大家狗肉產業鏈的不安全。”動物保護人士善待告訴記者。
  韋萬里告訴記者:“上半年我們發了30萬隻疫苗到鄉鎮,但是不能保證100%用到狗身上。”其實,這個數字有多大的真實性值得商榷。
  對於村級防疫員劉明來說,狗肉節不僅僅是吃一頓狗肉那樣簡單。
  今年,他的年工資上漲到了4500元,之前,他的工資一直是一兩千元。“這兩年,我工作量增大很多。”劉明說,這是狗肉節帶給他最大的好處。
  村裡的基層防疫員,農閑時給動物打針,這份工作並不被人看好。“村裡的防疫員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最年輕的56歲。”劉明說。
  據玉林市動物疫病預防疾控中心的負責人張主任介紹,玉林市下屬的各個村都有檢疫員,負責該村家禽、牲畜的春防、秋防疫苗工作,近幾年檢疫的力度加強。
  然而,村裡的檢疫員並不受人歡迎,劉明開始給村裡的狗打針時被村民抱怨過、罵過。“一般喜歡打的人才會給他們打,村裡的狗打針的只占3%。”劉明說,是否打疫苗,這是村民的自願,很多人怕麻煩。
  劉明介紹,每打一次狂犬疫苗,會收取村民2元錢,“村民連2元錢的針都不願意打的。”劉明透露,狗肉節之後的疫苗會漲到5元,他擔心,願意給自家狗打狂犬疫苗的村民會更少。
  儘管畜牧局在玉林的鄉鎮設有“報檢點”,但這種自願報檢的方式並不被村民們重視。“家裡殺條狗或者賣條狗,誰願意去報檢啊?”劉明說。
  後天就是狗肉節了,許多基層的公務員也都盼著這種日子趕緊過去吧。(文中當事人為化名)
  文/特派玉林記者 鄒艷  (原標題:送錦旗 玉林市政府沒接 動保人士稱要表示感謝 當地基層公務員壓力大 棄休加班盼早結束)
創作者介紹

湯唯

vr86vrmv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